惊蛰

莱戈拉斯有了小叶子!(生子)

  莱戈拉斯最近总是不在状态,最喜爱的弓箭课程也总是敷衍了事,瑟兰迪尔作为他的父亲兼爱人自然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件事。

  “ada你怎么来了?”莱戈拉斯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在干嘛。

  瑟兰迪尔把自家可爱的小精灵搂在怀里,手摆弄着少年小巧精致的耳朵“你最近很不在状态,莱戈拉斯,要不要看看医生。”

  “哈~我觉得可能是最近休息的不够吧”莱戈拉斯打了个哈气,慵懒的抻了个懒腰,紧紧扒住自家ada健壮的肩膀,把头埋了进去,这依赖的举动让瑟兰迪尔心情大好。

  刚想叫莱戈拉斯振奋精神却发现莱戈拉斯趴在他怀里睡着了。少年的呼吸声很轻,像一只乖巧的猫,让瑟兰迪尔喜欢的紧。伟大的精灵王总是溺爱着他的独子。维拉在上,他儿子一定是个小天使。

  晕晕乎乎的状态持续了一周,莱戈拉斯也禁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他的ada正邀请他去吃早餐,他决定吃完早餐后去问问医生。

  莱戈拉斯无精打采的坐在瑟兰迪尔旁边,对桌子上的佳肴丝毫没有食欲。这一切尽被莱戈拉斯收在眼底。

  “莱戈拉斯,乖,吃点蔬菜,不然身体会不舒服的。”瑟兰迪尔给迷迷糊糊的小精灵夹菜。

  看着ada期望的眼神,莱戈拉斯也不好意思拒绝,将菜勉强咽了下去。结果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反胃,开始一阵剧烈的干呕。

  这可急坏了瑟兰迪尔,一边拍着眼角泛起星点泪花的莱戈拉斯,一边不断的催促医生。

罗纳医生是一只年老的精灵,学识渊博,是皇家最信任的御用医师。诊断了莱戈拉斯殿下的病情后,惊奇的看了一眼在床上眉头紧皱的莱戈拉斯,对着瑟兰迪尔说“尊敬的陛下,王子殿下他……他。”

  见宫里最有经验的医生这副想说不敢说的样子,瑟兰迪尔就愈发紧张。

“你继续说。”

  “殿下他怀孕了,而且是双胞胎。”

  “你说什么!”躺在瑟兰迪尔怀里的莱戈拉斯惊奇的看了一眼自己平坦的小腹,那里孕育这两个属于他和ada的孩子。

  “不会出错的,王子殿下,老臣以毕生信誉发誓。”

  下午,莱戈拉斯趴在瑟兰迪尔的办公桌上走神。

  “想什么呢。”瑟兰迪尔从背后抱住他,他的小精灵,有了他的孩子呢。

  “我在想ada会不会不喜欢他们。”少年转过身,如同星辰的眸子覆盖了一层水气。不是他多想,瑟兰迪尔,他的ada,是绿叶林的王,他真的不会在意外面的闲言碎语么?

  “你在想什么呢我的莱戈拉斯,你可真可爱,这是我们的孩子啊。”瑟兰迪尔轻轻吻了吻莱戈拉斯沾着星点泪花的眼角,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少年平坦的小腹。

  之后,莱戈拉斯一系列孕期反应如期而至,在罗纳医师的调理下虽然好了很多但却日益瘦了下去,瑟兰迪尔曾不止一次的心疼的摸莱戈拉斯变尖的下巴,二莱戈拉斯这把手放在已经微微凸起的小腹上,眼底尽是幸福。

  八个月的时候,莱戈拉斯的肚子像吹气球似的鼓了起来,少年甚至需要瑟兰迪尔才能站稳在地上,某日,莱戈拉斯在早晨悠悠转醒,双手习惯性的摸着腹部,而他的ada正笑着看着他。仿佛满足于昨夜的放肆。

  莱戈拉斯从脖子开始往下就是密布的吻痕,青青紫紫,肚子上也有不少,翘臀上还有粉嫩巴掌印,整人看起来就是人间尤物。

  “今天哪都别去了,ada今天陪你一整天。”

  “好!”莱戈拉斯笑着抱住了他的ada。

  中午,莱戈拉斯的羊水意外的破了。原因是行刺。半兽人的刺客闯入皇宫,行刺瑟兰迪尔,瑟兰迪尔来不及躲开,一旁的莱格拉斯及时的护住了瑟兰迪尔,肚子却撞到了桌子,整个人蜷缩在地板上,羊水,破了。

  瑟兰迪尔从未如此生气,三下五除二解决掉了此刻,卫队对皇宫进行了地毯式搜索。

  “ada,恩~,我,我好痛~是不是要死了。”莱戈拉斯脸色苍白,腹内如同刀绞,而瑟兰迪尔则是恨不得打死自己,没有保护好莱戈拉斯,伟大的精灵王从未如此惊慌失措,他紧紧抱住莱戈拉斯,紧紧的握住他手,安慰他不会出事的。等待着医生到来。

  罗纳的神色不太好,对瑟兰迪尔说,“王子殿下可能会难产。”
 
  瑟兰迪尔只留下一句“保大”就没再说话。莱戈拉斯的痛呼声回荡在他耳边,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艰难的下午在一声声婴儿的啼哭声里结束了。瑟兰迪尔并没有理会罗纳手里的两个孩子,直接奔向虚弱莱戈拉斯。

  “小叶子。”伟大精灵王小声啜泣,他不能失去莱戈拉斯。

  “宝宝们还好吗?”莱戈拉斯嗓子有些沙哑。

  “还好。”

  “ada,我好痛。”

   “那下次不生了”

  “那可不行!我要和ada有好多个孩子!”虚弱的莱戈拉斯此刻来了精神。

  “傻叶子。”心里某处的柔软被狠狠一击,瑟兰迪尔觉得他的儿子一定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天使。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