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

李泽言我要和你分手!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你就知道,李泽言是一个根本不会哄女孩子的闷骚狂。

  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眼底的乌青聚成了一团,在华锐公司前暗暗为自己打气。

  又要汇报工作了,原本胸有成竹的你在严厉的他面前不得不败下阵来。

你装作自信满满的样子抬起头与他对视,却撞见他凌冽的眼神,硬着头皮完成了整场报告。

  之后你的视线便黏在了李泽言一丝不苟的脸上,暗含这些许期待。这个报告你足足折腾了一个月没睡好觉,可谓是沥尽心血,你甚至还暗搓搓的想李泽言这个木讷的家伙会不会夸奖你。

  实际上是你想太多了。

  你真的有在认真写报告么?糟糕透顶,你知不知道你负责的这个案子有――”

  你低下头,他说什么你已经完全忽视掉了,你昏昏沉沉的走出了华锐雄伟的建筑。你和李泽言已经在一起一年了,在这期间你以自身的努力让公司回到了正轨,虽然一路上磕磕绊绊,少不了李泽言的责备与指导,但李泽言总是能将你努力奋斗出的结果贬得一文不值。

  而你只能一味的迁就他,了解他沉闷的性格的你,生怕惹他不高兴,简直比吃醋的女朋友还要难哄。

  回到家的你窝在被子里小声啜泣,回忆起李泽言的种种不满两人交往期间李泽言超常发挥他李怼怼的性格,总是让你又爱又恨。

  第二天你请了假,错过了李泽言要求的汇报时间,窝在家里迷迷糊糊的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华锐公司分割线――――……

  李泽言盯着手表眉头紧皱,心绪逐渐飘远,那个家伙,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一旁的魏谦独自承受着总裁强大的低气压,为了自己的年终奖,趁着去复印文件时间,给你打了个电话。

  “喂?您好。”你迷迷糊糊的声音让他误以为你生病了。

  实际上你真的生病了,不知名情况下,你莫名的发了高烧,现在整人虚弱不堪。

  “总裁在等你,表情很不好。”魏谦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的年终奖就没了。

  又是李泽言!想到他你就一阵来气,有些疲惫的咳了两声,敷衍了几句便的挂了魏谦的电话。此刻的你委屈极了,按照李某人的话就是头脑不清醒。竟冲动的给李泽言发了短信。

  你:我们分手吧

  电话那头的李怼怼:!!!

“魏谦,下午三点的会议取消,我先走了”

  此刻的李泽言慌张得像一个小鬼,他和你也不是没吵过架,但绝对没闹成这样的程度,他承认自己的性格的确不擅长说出讨好你的话,不够浪漫,他只能极力压制自己高涨情绪冷着脸对你怼来怼去,每次看到你失落的脸庞本想安慰你两句却因沉闷是性格硬是说出伤人的话,却每次都极其后悔。

他多希望他的能力是逆转时间,多么希望不要失去你。

  他到了你家的门口,有些慌乱的敲了门,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门外急成一锅粥,门内却是一片寂静。你发出的短信迟迟没有收到回复,心情沉落谷底其实他从来都很嫌弃自己吧。你这样想着。

  听到敲门声的你慢吞吞的开了门,见到了你朝思暮想的李泽言,下意识的想把门关住,却被紧紧的禁锢在了他温暖的怀抱。

  “你这是做什么,有意义么?”李泽言又一次说出了心口不一话,看着你红起来的眼眶有慌得不知所措,摁住你的后脑勺,降下一个具有侵略气息的吻。

  泪水弥漫在李泽言精致整洁的外套上,你泣不成声,哭了好一阵子。

“你真自私,每次都这样,做这些干什么?”你带着哭腔,而李泽言的的心更是揪成一团。

  李泽言正过你泪痕交错的脸,才注意到你额头异常的高温。

  “怎么这么烫?”一米八多的男人紧忙练习魏谦给你定了最好的病房。

  医院里很安静。你和李泽言都没说话,你的烧随着点滴退了不少,理智也开始逐渐清醒,你看着李泽言紧紧握着你的手,心里流过一丝暖意,随即意识到了她干了什么,她居然给李泽言发短信说分手!

  其实你很心软,见到这么为你担心的李泽言气也消了不少 但为了以后为他个教训,这次硬是装着生气样子,脸色看不出有什么诧异。

  李泽言像是考虑了很久,握着你的大手力度加大,你可以看出他内心的紧张。

“我,不是故意的。”

  这样的开场白使你有些惊讶,令众人闻风丧胆华锐总裁李泽言居然在给她道歉。还有些小窃喜,因为李泽言此刻的样子像极了汇报工作的你。

  “我不懂怎样才能像许墨那样总能讨你开心,但我真的很爱你,不要分手……好么?”
 
  李泽言小心翼翼的看着你语气被他压制的很低。而你还沉浸在他的情话里,久久没有回神。

  得不到回应的李泽言,情绪逐渐低落,自己真的很差劲,连怎么哄小姑娘都不懂得。只是冰山的外表看不出内心有多么震动。

  “你……刚刚在哄我!”你惊喜的看向他,李泽言深沉的眼底也浮现喜悦。

  “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哄我呢……”你被他窝进怀里,小心翼翼的在你小巧的唇上落下了霸道的痕迹。

  “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原谅你了。”你笑得很开心,李泽言主动向你低头意味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你都会被他当成小祖宗供着,马虎不得。

第二天·华锐公司

  魏谦看着你在总裁怀里睡觉还说着梦话:幼稚,无聊,不清醒……

  李泽言盯着目击者魏谦“年终奖没了。”
 
  魏谦:!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