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

沧海不为客(生子)(韩信X沧海客)①

  私设:与原著剧情无关,人设归原著,OOC归我。

   沧海客是遗留不多的神使,拥有不老不死的神力,主人死后他便留在人间,不问世事,性子平稳单纯,几乎没有欲望。

   十五年前,他捡了个小孩,小孩整天笑嘻嘻的,直言要闯荡江湖,每每受伤,让沧海客担忧不止。小孩说,他叫韩信。

    现如今二十又二的男人已经高了他两个头,沧海客和韩信站在一起倒显着娇小皮肤有些病弱的苍白,穿衣风格奇怪的他倒像另一个世界的人。

  “沧海,我想亲你 你真好看。”韩信拦住他的腰,下巴放在他肩上。他皱了皱眉。不知何时起,小孩看他的眼神变了,开始对他做一些奇怪的动作,更奇怪的是,他并不反感。

  作为神使他很早以前就摒弃了欲望,主人曾对他说“你呀,自从长生后越来越不像个人了。”

   “别闹。”沧海客推开韩信,整理自己褶皱的衣襟。

     “我说沧海,你这一身黑什么能换换?还有帽子刚刚硌到我了。”韩信把人重新揽到怀里,含住他嫩白的耳垂。

  “别闹!”沧海客面色一红,瞪着他。“你越发没规矩了。”

    神使当了这么多年,偏偏败在韩信身上。
  “你小时候可爱多了。”拽着他的袍子撒娇亲亲抱抱,还在他的怀里傻兮兮吐泡泡。第一次奶孩子的沧海客几乎是吧所有的耐心全都耗光了。

    “你个方士懂什么,我这叫好男儿志在四方,我将来是要成就一番大事业的。”

    “我是神使。”

    “别扯了,我不信鬼神你那小把戏我可不信。”

    “我是神使。”

    “行了。”

    “我是神使  !神使   !神使!”沧海客就知道不用该和一个白痴计较这些问题。这些年来无论他怎么证明韩信就说他是方士。

    “好好,神使大人”韩信撇撇嘴。

    “过几天我就要走了,会想念神使大人的。”

   “你……确定要走?”沧海客有些失望,三分失望七分不舍,毕竟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

   “我会回来看你的。”

    韩信暗搓搓的观察沧海客的表情,这个木头让他暗恋了这么多年,之前表现够明显了这个木头除了脸红就是看不懂,今天他倒是要刺激刺激沧海客,毕竟沧海客不会隐瞒自己的表情和内心。

    韩信乃韩厥之后,就算沧海客拦他他也想去完成自己的使命,更好的保护他的沧海。

    沧海客想再说什么,却把话硬生生咽回了肚子里。阴柔的面孔有些黯然神伤。

   他的脸常年点妆,由于皮肤白嫩,到有几分女色,韩信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叫他姐姐。曾一度让神官大人十分头疼。

   他的表现没让韩信失望。

   却也没挽留他。韩信走的当天,怕沧海客伤心,所以特地早起,结果,刚出山,沧海客站在拐角处向他打招呼。

   “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起去。”

   “会很危险。”虽然内心欣喜,但韩信依旧担忧他,要不让他做个方士骗骗钱?

   “我是神使。”沧海客无奈的摇头“罢了,在证明给你看一次吧。”

   沧海客掏出一把尖锐的匕首,割向自己的手腕,几滴鲜血汇聚成股,滴落在干巴巴的旱地上,竟是开出了鲜花。

   韩信急忙把沧海客的伤口包扎上,却发现伤口开始愈合。也许,沧海客真的不是人类。

   “你是傻子么?”

    “亲亲就不痛了。”沧海客冷不伶仃冒出一句话,差点没让韩信摔个跟头。

   “???”韩信内心:这是在向我撒娇嘛?

   “你平常不是很喜欢亲我么?”韩信平时总是喜欢对他又亲又抱的,沧海客已经习以为常,所以说话时格外淡定。

   “!”

   “你到底亲不亲”沧海客竟然学会了撒娇。

   get到了新技能的沧海客注意到韩信的脸微红。

   下一秒,一个霸道的吻卷席了他的口腔,这是一个持久的吻,沧海客觉得自己好像要窒息了。

   被吻发头晕转向的沧海客眼底氤氲着难得的迷茫,点了妆的红唇肿了起来更显鲜艳,让韩信入了迷。

   推推搡搡了好一番,韩信带上沧海客上路了。

   “以后可不能在所以放血了知道没。”沧海客手臂处的伤痕现在已经全然不见,连疤也没留,但韩信还是心疼得很。

  “不像你那么笨。”

   韩信叹了口气“能好好说话么。”

   “不能”

  看来他的沧海还是有些木,追妻之路遥遥无期。

 

  

  

 

   

 

 

莱戈拉斯有了小叶子!(生子)

  莱戈拉斯最近总是不在状态,最喜爱的弓箭课程也总是敷衍了事,瑟兰迪尔作为他的父亲兼爱人自然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件事。

  “ada你怎么来了?”莱戈拉斯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在干嘛。

  瑟兰迪尔把自家可爱的小精灵搂在怀里,手摆弄着少年小巧精致的耳朵“你最近很不在状态,莱戈拉斯,要不要看看医生。”

  “哈~我觉得可能是最近休息的不够吧”莱戈拉斯打了个哈气,慵懒的抻了个懒腰,紧紧扒住自家ada健壮的肩膀,把头埋了进去,这依赖的举动让瑟兰迪尔心情大好。

  刚想叫莱戈拉斯振奋精神却发现莱戈拉斯趴在他怀里睡着了。少年的呼吸声很轻,像一只乖巧的猫,让瑟兰迪尔喜欢的紧。伟大的精灵王总是溺爱着他的独子。维拉在上,他儿子一定是个小天使。

  晕晕乎乎的状态持续了一周,莱戈拉斯也禁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他的ada正邀请他去吃早餐,他决定吃完早餐后去问问医生。

  莱戈拉斯无精打采的坐在瑟兰迪尔旁边,对桌子上的佳肴丝毫没有食欲。这一切尽被莱戈拉斯收在眼底。

  “莱戈拉斯,乖,吃点蔬菜,不然身体会不舒服的。”瑟兰迪尔给迷迷糊糊的小精灵夹菜。

  看着ada期望的眼神,莱戈拉斯也不好意思拒绝,将菜勉强咽了下去。结果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反胃,开始一阵剧烈的干呕。

  这可急坏了瑟兰迪尔,一边拍着眼角泛起星点泪花的莱戈拉斯,一边不断的催促医生。

罗纳医生是一只年老的精灵,学识渊博,是皇家最信任的御用医师。诊断了莱戈拉斯殿下的病情后,惊奇的看了一眼在床上眉头紧皱的莱戈拉斯,对着瑟兰迪尔说“尊敬的陛下,王子殿下他……他。”

  见宫里最有经验的医生这副想说不敢说的样子,瑟兰迪尔就愈发紧张。

“你继续说。”

  “殿下他怀孕了,而且是双胞胎。”

  “你说什么!”躺在瑟兰迪尔怀里的莱戈拉斯惊奇的看了一眼自己平坦的小腹,那里孕育这两个属于他和ada的孩子。

  “不会出错的,王子殿下,老臣以毕生信誉发誓。”

  下午,莱戈拉斯趴在瑟兰迪尔的办公桌上走神。

  “想什么呢。”瑟兰迪尔从背后抱住他,他的小精灵,有了他的孩子呢。

  “我在想ada会不会不喜欢他们。”少年转过身,如同星辰的眸子覆盖了一层水气。不是他多想,瑟兰迪尔,他的ada,是绿叶林的王,他真的不会在意外面的闲言碎语么?

  “你在想什么呢我的莱戈拉斯,你可真可爱,这是我们的孩子啊。”瑟兰迪尔轻轻吻了吻莱戈拉斯沾着星点泪花的眼角,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少年平坦的小腹。

  之后,莱戈拉斯一系列孕期反应如期而至,在罗纳医师的调理下虽然好了很多但却日益瘦了下去,瑟兰迪尔曾不止一次的心疼的摸莱戈拉斯变尖的下巴,二莱戈拉斯这把手放在已经微微凸起的小腹上,眼底尽是幸福。

  八个月的时候,莱戈拉斯的肚子像吹气球似的鼓了起来,少年甚至需要瑟兰迪尔才能站稳在地上,某日,莱戈拉斯在早晨悠悠转醒,双手习惯性的摸着腹部,而他的ada正笑着看着他。仿佛满足于昨夜的放肆。

  莱戈拉斯从脖子开始往下就是密布的吻痕,青青紫紫,肚子上也有不少,翘臀上还有粉嫩巴掌印,整人看起来就是人间尤物。

  “今天哪都别去了,ada今天陪你一整天。”

  “好!”莱戈拉斯笑着抱住了他的ada。

  中午,莱戈拉斯的羊水意外的破了。原因是行刺。半兽人的刺客闯入皇宫,行刺瑟兰迪尔,瑟兰迪尔来不及躲开,一旁的莱格拉斯及时的护住了瑟兰迪尔,肚子却撞到了桌子,整个人蜷缩在地板上,羊水,破了。

  瑟兰迪尔从未如此生气,三下五除二解决掉了此刻,卫队对皇宫进行了地毯式搜索。

  “ada,恩~,我,我好痛~是不是要死了。”莱戈拉斯脸色苍白,腹内如同刀绞,而瑟兰迪尔则是恨不得打死自己,没有保护好莱戈拉斯,伟大的精灵王从未如此惊慌失措,他紧紧抱住莱戈拉斯,紧紧的握住他手,安慰他不会出事的。等待着医生到来。

  罗纳的神色不太好,对瑟兰迪尔说,“王子殿下可能会难产。”
 
  瑟兰迪尔只留下一句“保大”就没再说话。莱戈拉斯的痛呼声回荡在他耳边,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艰难的下午在一声声婴儿的啼哭声里结束了。瑟兰迪尔并没有理会罗纳手里的两个孩子,直接奔向虚弱莱戈拉斯。

  “小叶子。”伟大精灵王小声啜泣,他不能失去莱戈拉斯。

  “宝宝们还好吗?”莱戈拉斯嗓子有些沙哑。

  “还好。”

  “ada,我好痛。”

   “那下次不生了”

  “那可不行!我要和ada有好多个孩子!”虚弱的莱戈拉斯此刻来了精神。

  “傻叶子。”心里某处的柔软被狠狠一击,瑟兰迪尔觉得他的儿子一定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天使。

李泽言我要和你分手!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你就知道,李泽言是一个根本不会哄女孩子的闷骚狂。

  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眼底的乌青聚成了一团,在华锐公司前暗暗为自己打气。

  又要汇报工作了,原本胸有成竹的你在严厉的他面前不得不败下阵来。

你装作自信满满的样子抬起头与他对视,却撞见他凌冽的眼神,硬着头皮完成了整场报告。

  之后你的视线便黏在了李泽言一丝不苟的脸上,暗含这些许期待。这个报告你足足折腾了一个月没睡好觉,可谓是沥尽心血,你甚至还暗搓搓的想李泽言这个木讷的家伙会不会夸奖你。

  实际上是你想太多了。

  你真的有在认真写报告么?糟糕透顶,你知不知道你负责的这个案子有――”

  你低下头,他说什么你已经完全忽视掉了,你昏昏沉沉的走出了华锐雄伟的建筑。你和李泽言已经在一起一年了,在这期间你以自身的努力让公司回到了正轨,虽然一路上磕磕绊绊,少不了李泽言的责备与指导,但李泽言总是能将你努力奋斗出的结果贬得一文不值。

  而你只能一味的迁就他,了解他沉闷的性格的你,生怕惹他不高兴,简直比吃醋的女朋友还要难哄。

  回到家的你窝在被子里小声啜泣,回忆起李泽言的种种不满两人交往期间李泽言超常发挥他李怼怼的性格,总是让你又爱又恨。

  第二天你请了假,错过了李泽言要求的汇报时间,窝在家里迷迷糊糊的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华锐公司分割线――――……

  李泽言盯着手表眉头紧皱,心绪逐渐飘远,那个家伙,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一旁的魏谦独自承受着总裁强大的低气压,为了自己的年终奖,趁着去复印文件时间,给你打了个电话。

  “喂?您好。”你迷迷糊糊的声音让他误以为你生病了。

  实际上你真的生病了,不知名情况下,你莫名的发了高烧,现在整人虚弱不堪。

  “总裁在等你,表情很不好。”魏谦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的年终奖就没了。

  又是李泽言!想到他你就一阵来气,有些疲惫的咳了两声,敷衍了几句便的挂了魏谦的电话。此刻的你委屈极了,按照李某人的话就是头脑不清醒。竟冲动的给李泽言发了短信。

  你:我们分手吧

  电话那头的李怼怼:!!!

“魏谦,下午三点的会议取消,我先走了”

  此刻的李泽言慌张得像一个小鬼,他和你也不是没吵过架,但绝对没闹成这样的程度,他承认自己的性格的确不擅长说出讨好你的话,不够浪漫,他只能极力压制自己高涨情绪冷着脸对你怼来怼去,每次看到你失落的脸庞本想安慰你两句却因沉闷是性格硬是说出伤人的话,却每次都极其后悔。

他多希望他的能力是逆转时间,多么希望不要失去你。

  他到了你家的门口,有些慌乱的敲了门,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门外急成一锅粥,门内却是一片寂静。你发出的短信迟迟没有收到回复,心情沉落谷底其实他从来都很嫌弃自己吧。你这样想着。

  听到敲门声的你慢吞吞的开了门,见到了你朝思暮想的李泽言,下意识的想把门关住,却被紧紧的禁锢在了他温暖的怀抱。

  “你这是做什么,有意义么?”李泽言又一次说出了心口不一话,看着你红起来的眼眶有慌得不知所措,摁住你的后脑勺,降下一个具有侵略气息的吻。

  泪水弥漫在李泽言精致整洁的外套上,你泣不成声,哭了好一阵子。

“你真自私,每次都这样,做这些干什么?”你带着哭腔,而李泽言的的心更是揪成一团。

  李泽言正过你泪痕交错的脸,才注意到你额头异常的高温。

  “怎么这么烫?”一米八多的男人紧忙练习魏谦给你定了最好的病房。

  医院里很安静。你和李泽言都没说话,你的烧随着点滴退了不少,理智也开始逐渐清醒,你看着李泽言紧紧握着你的手,心里流过一丝暖意,随即意识到了她干了什么,她居然给李泽言发短信说分手!

  其实你很心软,见到这么为你担心的李泽言气也消了不少 但为了以后为他个教训,这次硬是装着生气样子,脸色看不出有什么诧异。

  李泽言像是考虑了很久,握着你的大手力度加大,你可以看出他内心的紧张。

“我,不是故意的。”

  这样的开场白使你有些惊讶,令众人闻风丧胆华锐总裁李泽言居然在给她道歉。还有些小窃喜,因为李泽言此刻的样子像极了汇报工作的你。

  “我不懂怎样才能像许墨那样总能讨你开心,但我真的很爱你,不要分手……好么?”
 
  李泽言小心翼翼的看着你语气被他压制的很低。而你还沉浸在他的情话里,久久没有回神。

  得不到回应的李泽言,情绪逐渐低落,自己真的很差劲,连怎么哄小姑娘都不懂得。只是冰山的外表看不出内心有多么震动。

  “你……刚刚在哄我!”你惊喜的看向他,李泽言深沉的眼底也浮现喜悦。

  “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哄我呢……”你被他窝进怀里,小心翼翼的在你小巧的唇上落下了霸道的痕迹。

  “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原谅你了。”你笑得很开心,李泽言主动向你低头意味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你都会被他当成小祖宗供着,马虎不得。

第二天·华锐公司

  魏谦看着你在总裁怀里睡觉还说着梦话:幼稚,无聊,不清醒……

  李泽言盯着目击者魏谦“年终奖没了。”
 
  魏谦:!